內網 中文EN
2019世界史研究高峰論壇召開
2019-11-01 來源:《社科院專刊》2019年11月1日總第500期
分享到:

  本報訊 適逢世界歷史研究所成立55周年之際,由中國歷史研究院世界歷史研究所主辦、以“人類命運共同體視域下的世界歷史研究”為主題的“2019世界史研究高峰論壇”,于10月19—20日在京召開。與會專家圍繞人類命運共同體視域下如何推動世界歷史研究的發展、如何構建世界史學科“三大體系”等重要命題,各抒己見,切磋學術,建言獻策。

  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武寅與中國歷史研究院世界歷史研究所所長汪朝光先后致辭。論壇由中國歷史研究院世界歷史研究所黨委書記羅文東主持,中國歷史研究院世界歷史研究所副所長饒望京出席會議。

  為辦好此次論壇、構建世界史學科“三大體系”,武寅提出了富有啟示意義的意見。她表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是一朝一夕所致,而是多年以來世界歷史發展演變的結果,探討這一過程發展的軌跡,從根源上破解時代難題,正是世界史研究的題中應有之義;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更不是憑空想象,以人類命運演變為主導的世界史研究無異于抓住了歷史演變的“牛鼻子”。她進一步強調,中國的世界史研究雖然正遭遇50年未有之國際學術挑戰,但也處于“構建學科體系、產生思想理論”的活躍期。“人類命運共同體”視角比國外學術界所推崇的文明視角、經濟視角等站位更高,更具整體性、全局性、科學性、根本性,不僅是構建中國特色世界史研究強有力的思想理論基礎,而且是中國構建全球史、整體史的最佳研究視角。中國的世界史研究不能停留在敘事層面,而要對歷史深層挖掘;要敢于提出問題、解答問題,特別是人類命運發展史上具有普遍性、典型性意義的問題,從中尋找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總結正反兩方面經驗,得出科學結論。武寅對中國的世界史研究提出了殷切希望,得到與會學者的熱烈呼應。

  汪朝光首先介紹了舉辦此次論壇的初衷,表示希望以世界歷史研究所為平臺、凝聚世界史學術共同體的中堅力量和集體智慧,共同推動世界史研究的發展。他提出,應該把中國歷史發展放在世界視野中來觀察,同時在世界歷史研究中也應該有中國視角。世界史研究的專家學者在面對大好機遇和國際學術挑戰時,應該擁有“一覽眾山小”、奮發進取的豪情壯志。

  此次論壇分為七場發言,與會專家圍繞七個各具特點又相互融通的議題,展開了嚴謹而深入的探討。在全球史與整體史的框架內,既有對傳統課題的深耕細作,又有對嶄新課題的準確把握,充分展現了中國世界史研究的前沿動態和成果,體現了中國世界史學者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現實關懷。

  第一場發言以“如何構建世界史學科‘三大體系’”為議題。在世界史領域頗具成就的三位前輩學者積極建言獻策,表現出高度的學術素養和廣闊的歷史視野。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陳之驊先生非常贊同并擁護習近平總書記“加快構建中國特色歷史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指示。他認為,構建“三大體系”需要夯實根基,認真扎實地努力,并建議進行宏觀視野下的大課題、集體課題、有分量的課題研究,避免缺乏整體歷史觀的碎片化研究。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陳啟能強調,認清形勢,立足現實,解放思想,勇于擔當,關注人才培養,幫助年輕人更快成長,培養人才就是對世界史研究的重大貢獻。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湯重南從自身經歷的世界史學科發展歷程出發,提出了“清醒、精準評估我國世界史研究現狀”“在世界史研究中總結、繼承、堅持優秀史學傳統”“充分認識話語體系的重要性、必要性”“運用高科技手段擴大、普及世界史成果”等切實的建議。

  第二場發言以“世界史研究70年”為議題。各位學者緊密結合各自的研究方向,系統梳理了70年來世界史不同領域的發展。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易建平的發言主題為“科研話語共同體與中國世界史研究的走向”,提出突破傳統藩籬,強調研究必須要有科學基礎、有科學研究的態度與方法,學術共同體的根基就是“科學程序與科學規則”。北京大學教授黃春高分析了世界史編寫中微觀與宏觀、個體與群體的對立與統一,總結出處理好這兩對關系的重要性:既不割裂歷史本身,又能體現群體能動性,宏觀世界史的話語體系對于世界史的指導才不至于成為一句空話。南京大學教授陳曉律建議加強對普通法、民主、宗教等問題的研究,切實加強我們的話語權。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徐藍對新中國70年的世界史研究作了細致回顧與理性展望,在肯定成就的同時,指出仍然存在的不足:偏重實證研究,對提高理論素養和改進研究方法的重視不夠;偏重微觀研究,對宏觀思辨著力不夠;偏重發達國家研究,對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研究嚴重不足。

  第三場發言主要探討歐美國家的歷史與史學。鄭州大學副校長張倩紅詳細介紹了區域國別研究的美國范式以及所引發的爭議。浙江大學教授張揚則歷史地反思了美國區域研究的興起歷程,與張倩紅教授的發言互為補充,較為完整地呈現出美國區域國別研究的基本態勢。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孟慶龍參照國際關系史研究框架,以美國檔案資料為基礎探尋美國崛起進程中對華政策之利益考量,挖掘出中美日英力量此消彼長的歷史動因。華東師范大學教授崔丕結合美日返還琉球群島政權的進程、特點與影響,指出其對現實問題的參考借鑒意義。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高國榮追溯了1894—1933年水土保持在美國的起源。天津師范大學教授張乃和鑒于國際學術界在英國公司制度起源上的“進化派”與“繼受派”之爭,以唯物史觀為指導,科學解釋了近代英國公司內容與外在形式之間辯證運動的結果就是現代股份公司。

  第四場發言以中東、非洲史研究為議題。中國非洲史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教授李安山從國際非洲研究歷史與現狀、中國四代非洲研究者與國際參與、中國非洲研究的新趨勢三方面,歸納了國際學術視域中的中國非洲史研究。華東師范大學教授沐濤在肯定中國70年非洲史研究成績的同時,指出仍存在體量小、成果少、缺乏后備人才、基礎研究薄弱四大問題。西北大學教授韓志斌將部落納入中東區域與國別研究中,對部落的起源、類型等進行了縝密考證。天津師范大學教授哈全安在比較文明視角下對歐洲與中東進行同源性與異質化的歷史衡量。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徐再榮以環境問題為切入點,闡釋了環境問題的全球化進程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密切聯系,呼吁對環境問題進行高度重視。清華大學教授梅雪芹以生態生產力標準為視角,探討了環境史研究與歷史評價尺度的轉換與創新。

  第五場發言以世界史中的國際關系研究為議題。吉林大學教授劉德斌認為,重新闡釋非西方世界的歷史經驗、重新解讀“什么是中國和中國歷史同世界歷史的關系”,對于構建新時代國際關系理論具有重要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武漢大學教授韓永利深刻分析了抗戰時期中國共產黨的世界視野及實踐,以及其中所包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北京師范大學教授陳奉林總結出創立東方外交史學科的動因及其在編纂實踐中的經驗,試圖從外交史角度尋找東方國家發展的歷史文化根源。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王曉菊在談及對新時代俄羅斯歷史研究的幾點思考中,重點分析了西伯利亞史研究的歷程與發展趨勢。

  第六場發言以古代史研究為議題。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楊共樂突破傳統,得出了“《古代希臘史》只是近代學者筆下的存在”的看法。清華大學教授張緒山以豐富、翔實的史料,從“希臘女人國傳說特征”“在波斯—阿拉伯世界與歐洲人所到之處的女人國傳說”,揭示出女人國傳說的歷史本相是各文明圈內族眾與邊緣區族群社會交流互動的產物。北京師范大學教授郭小凌對西方史學史上的特殊人物波利比烏斯進行專門研究,認為他是古代對史學深入思考并將研究題目置于更廣泛聯系中的第一位西方思想家。上海大學教授郭丹彤論述了古埃及市場經濟活動的動因與狀況,認為古埃及市場經濟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市場經濟與官僚體系緊密聯系,創造出了一個運轉順暢的經濟管理體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侯樹棟概述了中古世界多樣性統一的歷史,提出新時代對封建社會進行深層次研究的必要性。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孟廣林從唯物史觀出發,探討了西歐封建政治史研究的視角與路徑,對封建社會予以學理剖析與規律總結。

  第七場發言以全球治理與學科創新為議題。首都師范大學教授梁占軍以扎實的數據,分析呈現了世界史學科的現狀與不足,指出世界史學科創新勢在必行。南開大學教授陳志強認為,世界史學科發展的突破點在于突破思想觀念限制、體制限制、進人標準的“一刀切”,千方百計擴大世界史學科規模。南開大學教授趙學功對冷戰起源責任進行再探討,認為冷戰起源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美國的政策和作用始終居于主導地位,是美蘇雙方關系發展的合乎邏輯的結果。

  與會學者還對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的各自屬性、微觀研究與碎片化研究的界限等進行了討論。

  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首都師范大學、南開大學、天津師范大學、南京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等十多所高校、科研機構的40余位專家出席會議并發言。

  (邢媛媛

責任編輯:常暢

广东11选5助手官网